Good job

Good job
Mar 29th 2010, 01:03 PM

21日上午
天气良好温度适宜
携装备驱车90公里来到T市
下高速20分钟后进入M地区
确切地说M属于城乡结合部
相当复杂混乱

经过1小时反复寻找
终在一条古色古香的小巷口
找到了锈迹斑斑的蓝色路牌
看到那两个白色的小弄名称
满心欢喜地感叹
终于到了

进入小弄堂
路过数家私人纺纱小作坊
最终我们的脚步停留在靠河的一幢矮平房前
这是情报作业后显示H在T市的落脚点
由于是白天
嫌疑人H在落脚处出现的机率很小
但不排除随时抓捕的可能

周围拆迁的房子有许多
决定冒充当地拆迁办工作人员进现场侦察

院内晒着许多被子
错落有致同时利于穿插其中秘密观察各出租房内情况
H最终的范围缩小到中间一户
紧锁的房门显示H外出了
注意到门前两件物品
一是矮凳上晒着一双红色运动鞋
鞋的颜色与款式符合H当前年龄
二是晾晒的衣服中有些是小孩衣服
以目测判断尺寸在120~130之间
反推穿此衣服孩子的父母也接近H实际年龄

假意与周围街坊聊天谈及拆迁事宜
顺带排摸附近其它几户人员基本情况
此方法非常顺利
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胜券基本在握
回到车内
三人商量晚上再动手最为合适

在T市内草草吃过午饭
下午3点整走高速来到J市
目标是抓捕另一名在逃人员Z

由于前期围绕Z开展了大量情报作业
因此相关情况掌握较为清晰
很顺利地在田间一露天粪坑前将其缉捕到案

起初Z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份
试图蒙混过关
但这徒劳的
考虑人性化执法未采取强制措施
后来的事实证明没有上手铐是正确的

在我们正准备撤离时
Z的妻子突然出现
其穿了棉毛衫与棉毛裤
不顾形象地出现在大马路上
拦住了警车的去路
阻止我们带走她的丈夫
围观地人群越聚越多
这令我们非常头疼
强行发动警车拖带后容易出现意外
因此唯有循循善诱予以劝离
这是最为焦虑地过程

Z不断流泪告诉我们
他的妻子有心脏病
该女子当时神智多有不清语焉不详
随时有晕厥的可能
最后我把手里的手拷塞进包内并掏出一包干净地面纸递给Z的细节感动了这个村妇
将相关内容告知这个村妇后
我们得以顺利地撤除现场
细想这一过程
多有不足之处
有些原则性问题确实不能违背

上高速前出于安全考虑给Z戴了手拷
我的手将他的双手轻按在他膝盖上
Z不断念叨自己的妻子
眼泪从J市一直流到SYZ收费站
滴落在我手上
淌在冰冷的手拷上
法律的冷酷无情再一次体现

家里的B对于我们能迅速一名历年外省对象感到欣慰
并为我们再接再厉继续工作的斗志感到意外

傍晚前我们回到J市
继续摸排第三名在逃人员线索
得到线索中断的确认后暂停工作
吃过晚饭已是21点
三人一致决定22点回T市趁夜色缉捕H

22点10分
我们再一次出现在H落脚的小屋后
警车熄火后我独自下车
来到小屋前
隔着窗帘看着房间内有电视的暗光
悄然退出

在车上合计了方案
安排三人分工后
我再一次敲开了H门
开门的是一女子
看样子应是H妻子

进房间后一眼发觉小床上躺了一个男子及一幼儿
男子用被子遮了半脸
看似睡着
与H妻子说话的时候
用余光瞥了该男子
发现其并没有真正入睡
而是不停地透过手指缝打量我们

事前在情报层面作了大量工作
无论是假名字假身份都无法蒙蔽我们
不费太大劲就基本认定床上男子即为H
不动声色
轻声呼唤其起床穿衣
H假意嘟囔着问我们啥事情
我们以不吵醒孩子为由
劝说其到屋外讲

来到屋外
很直接向其表明了真实来意
H并没有明确肯定也未有否定
而是回屋做了一个正常人无法做的举动
这个细节暴露其矛盾局促的心态
带H上车
我们在其妻子的疑惑中发动了警车

在车上
我们就其真实身份与H展开了心理较量
H起初自称为孤儿继而说刚来江苏
总之他所言的内容是无法马上查证的
我们笑笑

并不急与跟他谈案情
从其家庭与妻儿谈起
越往下说越令H心碎
他不断地颤抖
时机成熟
我适时递上电话
让他跟自己的妻子就隐瞒自己的罪行向她道歉
同时把家里的事情交代好
在迟疑片刻后他拨通了电话
虽听不明白方言
但基本能听清楚大意为照顾好孩子、如她要改嫁他不勉强等等离别之语

深夜时分
在空无一人的高速公路服务区
带他上卫生间
我们站在H身后
在他解手转身束皮带的时候
我们凝重的眼神让他故作轻松的微笑瞬间凝固

此时此刻他仍没有交代案情与身份
虽然我们已能明确他的身份

以帮他解决问题的角色援助他
告知其在法律上抢劫与抢夺、持械及未持械的区别等等
一点点进行突破
在SYZ出CS后
H基本供述了具体案情
这与通缉单位提供的案情基本吻合

回D所把后续工作做完再连夜羁押
时间已显不足
经人协商打算借用N所办公室把后续工作做完
场地借用酬劳是一个外省历年命案对象

来到N所
我特意让车停在门口
大灯照出悬挂的XX派出所牌匾
白蓝相间的墙色格外刺目
我拍了拍的H肩膀告诉他
刚才在车上所说的一切都是随口聊聊
进了公安机关的大门不能乱说
乱说的法律责任自己承担
此话给他制造了无比巨大的精神压力
他点头沉默不语
“你的名字”我最后一次问他
他终于说出了那三个字
走完这个象征性的形式过程
我们如释重负

H是一跨省作案抢劫团伙主要成员
该团伙多人多次结伙作案
尾随银行取款人抢劫
既遂案件涉案金额巨大并有持捆绑被害人及持械威胁等从重情节
首犯为一故意杀人刑释人员

H的堕落源于赌博
在案发后第三年春天
在XX地区安逸地藏匿2年多
他终于落网
根据案情来预估H刑期在10年以上

12小时内在竞争对手地盘抓获2名历年外省对象
当日已无遗憾

songsong am 7.2.11 16:58

Werbung


bisher 0 Kommentar(e)     TrackBack-URL


Verantwortlich für die Inhalte ist der Autor. Dein kostenloses Blog bei myblog.de! Datenschutzerklärung
Werb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