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makes a nice new year gift

It makes a nice new year gift
Dec 31st 2009, 11:03 AM

11月底
整理出A省XXX数据
直接发给M省总队使用
包括自己去东北
翱翔在碧蓝的天空
也没有料想到本地会有情况

12月28日深夜
发现A省涉案4万多元的盗抢保险箱对象Y有戏
与H同居的一名男子自称W
经查W身份信息系冒用
对身份信息已有明确把握
唯一没有信心的
则是其半年内是否有迁移或其它未知变化

陪伴着29 日傍晚的斜阳
我们4个简单准备后就出发了
目标是X镇
潜入现场外围
步行5分钟进入H落脚之地

很容易问清H与 Y具体情况
但倆人5个月前已搬走
直接线索中断

我问房东
H在XX厂上班
能否提供一些XX厂的情况
房东听到 XX厂
瞬间提供了许多信息
令我们有进一步判断
在房东带领下我们来到XX厂后面的河边
此时天已彻底黑下来

XX 厂包围在无数家庭作坊中
无法正确寻找到大门
正困惑时
注意到小路墙壁上一张不起眼的小广告
仔细一看
正是XX厂招聘广告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可以确认上面的手机就是工厂主
小企业一般都是老板亲自负责招聘

仅靠电话联系
让陌生人相信
并向公安机关积极提供线索
这需要一定交流与沟通技巧
很快搞定了这个老板
他提供了一些非常模糊线索
而这线索仅仅是关于H的

带着不确定的线索
我们匆匆忙忙撤出现场
回去的路上我与G分析具体情况
一致认为在X镇上继续开展工作已没有太大意义

必须踩Y的脚印才能抓到他
即按照逃犯的思维逻辑来认识判断问题
还在回程的路上
我让家里的指导员对Y的情况围绕H的线索进行工作
柳暗花明
果不出所料
他藏身在J市
但具体落脚点未知
现有侦查手段无法开展

抓捕Y非常不顺利
我们吃晚饭依然照第二预案进行
4 个男人在市区新旺吃了160块
席间我与G商量着下一步如何走

初步打算连夜奔袭摸排
想想准备不充分
过于冒险可能会造成行动失败

回去后认真研究30余分钟
最终圈定了Y的活动范围
Google Earth有时很强大

对这个近乎文盲的负案在逃人员如何混进年产值5亿的高科技企业充满无限想象
明天一切谜团都可以揭开

深夜跨市行动被否定
结合最新掌握的情况
决定把行动定在30号上午

当夜无话
夜宵甚为愉快

次日上午
喊上最可靠的2个人一起随车出发
出发时间选在午饭前150分钟

进入J市25分钟后
我们顺利地找到这个地方
出现在眼前的是数排黑色建筑物
金光灿灿的XX科技集团若干大字赫然出现
警车停在东面的小路上
泊车点对面是2个小商店
掩护与迷惑性相当好

从来没有打算能很顺利地进入这个单位
在门卫上通过保安把这单位的人事骗到门口
那是一个J市本地的女孩子
看来并没有多少阅历
亮明身份与虚假意图后
我很快就让她的思路随自己的想法而奔走
侧面了解到Y并没有离职的情况后
我就暗下决心
必须速战速决

她主动邀请我们到会议室小坐
承诺配合我们工作
但需要向值班领导汇报
不能丧失主动
顺从她很有可能会向当地公安机关暴露最终意图

我主动提出由她陪同去食堂先转转
此前我了解到Y在老家从事的职业是厨师
Y很有可能重操旧业
她猝然不及防
也没有反对
一路带着我们到了食堂

她帮我们向食堂里的阿姨打听W师傅今天是否上班
得到肯定的答复
我们三个很快就不自觉散成抓捕队形
这是多次抓捕行动中培养的默契
F与G在前门夹着那女子佯装聊天
意图控制出口
我踏步进入食堂
惊心动魄的抓捕行动即将开始

穿雪白的衣服带厨师帽
手里一把长勺
里面有少许油
看样子正在准备食堂的午饭
这是Y进入我视觉的第一印象

隔着玻璃窗
他问我找他啥事
看到在屏幕上盯了三天的脸
除去激动还是激动
除去紧张还是紧张
到了这关键的最后一刻
我只能伪装微笑与轻松
跟他说小事情找他
约他出来谈

他把长勺放下
消失在我视线内
此时脑海中闪过许多可能
最强烈的是他从后门逃跑
此时我并不知厨房是否有后门
站在小门前算好距离与时间
如他10秒内不推小门而出
则自己一定要只身冲进去
无论门后是什么情况
哪怕是他持了一把菜刀在里面

幸好他自己走了出来
手里除了他的厨帽并无其它物品
我招呼他在食堂的桌前坐下
灿烂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
空旷的食堂
整洁的饭桌
如果不是因为追逃
那一定是温馨的场景

当F与G随那个女子不断走近
只有我与Y单独对面的时候
他接连问我啥事
我长久看他的脸没有回他
最终轻拍他大腿
低声道出那个真实的名字
他的脸色变得煞白
眼神中充满绝望惶恐
继而我明确告诉公安机关要抓他
就这样用只言片语
在心理上彻底制服了他
就这样
他成了我的猎物

Y身份确认并已经到手
下一步的就是如何顺利把他带上车
想到是在其它分局地盘上
不由头皮发紧

那女子走上来
问Y是否有啥事情
Y主动回她是老家的事情
这时候这女人觉察到我们要带走Y
便开始阻拦
但她的一切都是苍白无力的

刚才对她微笑与温柔
我们蓦然变得冷酷无情
劝说她无效
我掏出手拷把Y拷上
Y 哆嗦地说不要这样
手铐的真实意图是向那女人释放一个信号
Y已被采取强制措施

与G一起架着Y走出食堂
我大声让F跑出去发动警车
女人跟随在我身后
不断问什么事情
沉默不语
大步流星地向外走

她转向Y寻找答案
听到她还在称呼Y为W师傅
我严肃地告诉她
这个人欺骗了所有人
他的名字不是W而是Y
并且是一个被通缉的负案在逃人员

突然发生的这一切
令这个女子难以承受
试图搞清这一切
她想让大门保安截住
几个保安都被G用身体撞开

当F把警车发动开到厂门口
我明白我们快成功了
一步步走向警车
这个女子开始苦楚
她开始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车门
不让我们上车
我一把掰开车把上她纤细的手指
从来没有如此粗鲁过对待一个女子
打开车门把Y塞进去

她不停地敲打车窗
希望我们能给她留下什么
好向单位领导交代
最终我们还是打着暴闪
在她的痛苦中绝尘而去
不得不承认
那是一个恪尽职守的女孩
她维护的是自己的责任
而非袒护犯罪

回程的途中
我让F走另外一条不太可能走的道
G大惑不解为何绕路
只是防止有人在半路蹲我们
我微笑着告诉他
昨夜就知道当地派出所与此单位在同一条道上

Y是此跨省流窜作案团伙第一名到案对象
他到案对后续对象的落网极为重要
Y落网后第二天中午
立案单位办案民警就出现在我面前
岁末出差带人
对方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这是2009年收笔之作
是我对S沉默8个月之后第一次出动
亦是对L上任的响应


songsong am 7.2.11 16:38

Werbung


bisher 0 Kommentar(e)     TrackBack-URL


Verantwortlich für die Inhalte ist der Autor. Dein kostenloses Blog bei myblog.de! Datenschutzerklärung
Werb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