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et with an unfortunate occurrence

Meet with an unfortunate occurrence
Nov 6th 2009, 11:18 PM

2009-09-12
父子蒙难周记

9月3日记儿子挂水一篇
以为是普通毛病无碍大事

9月4日食堂晚饭后
母亲急呼并确诊儿子患了支原体肺炎
抗体呈强阳性
手足无措
冷静片刻后
逐一作出安排
向老大请假
深夜往回赶

5日早晨
通过一切关系与可能
搞到一张住院床位
过程甚为辛苦
期间目睹两家长为住院床位大打出手
暗暗庆幸

每日携2大袋物品随儿子入院挂水
电脑、靠枕、床上电脑桌、玩具、水果、餐具等等
每次赠以小小玩具作为利诱
得以点滴刺针顺利在儿子小手上进行
上午《猫和老鼠》30余小集
午睡后《DiscoveryChannel》或《小熊维尼》
辅以水果零食
当一切进入常态后
感觉亦不过如此
轻松与释然
特别是当儿子的病情不断好转时

母亲见我常吃金枪鱼罐头
去菜场买了新鲜的海货
在儿子出院的前晚作了香喷喷的一大碟
我全部吃完
晚上出去时加饮一瓶矿泉水
深夜回家感觉腹胀
以为一次摄取过多蛋白质消化不良
尚未引起警觉

10日早晨起来
顿感浑身不适
上厕所过程中猛然上吐下泄
观察呕吐物
胃内容物米粒较完整
12小时未消化
感觉问题严重
其后的1小时连续水样腹泻4次
诺氟沙星、黄莲素这些传说中的药吃了
依然不见效

考虑儿子在中医院挂水同时人民医院人满为患
于是直奔OY医院
心想腹泻这种小毛病看不好的话
OY医院可以关门了

在OY医院挂了急诊
内科急诊医生为一年轻男子
年龄不超过26岁
医术不精湛但医品不错
见我要求躺着挂水
他建议我可以去办住院
于是只要挂半天水的我去办了住院手续
直奔住院部11楼消化内科
住院床位早已爆满
护士妹妹在消化内科活动室临时置了一张床位
新房间、新床、新被子
传说中OY的护理服务果然不错
女护士与女医生轮流上阵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问什么答什么
很快就挂上了水

根据盐水的容量与密度折算所需总滴数再除以每分钟滴速得到分钟数
最后把时间通过手机闹钟定出来
这样就可以安然入睡而不担心盐水挂空的问题
新加的床位离开护士站很远
如何提醒护士来换水是一个问题
通过114问到医院总机再转消化内科分机
护士们对如此提醒换水的方式忍俊不禁

在OY医院挂水半天共腹泻5次
异常痛苦
但我必须还要在儿子面前装成很坚强与乐观
告诉他爸爸在与他一起挂水
比赛谁先乖乖躺着挂完回家

从OY医院回家
发烧40度
只是稍感不适
急性肠炎正式开始进入高潮
吃了思密达就睡下
一天未吃其它任何东西
“在儿子出院前自己怎么病倒了”
这是睡着前揪心的痛
刻骨铭心

期盼在OY医院的挂水有些成效
但用一天的休养来证明这是徒劳的
只是当天体温居然正常了

吃了易蒙停
算是初步止住了腹泻
儿子已出院
打算连夜回所
许多事情已停了一星期
希望能为专项行动再加一分

回到熟悉的环境
打开门窗
坐在电脑前
浏览过去一周的每日要情
感觉心速过快血压很高
胃肠已罢工
连水份都不能吸收
腹泻从血液与器官里大量吞噬残留的水份
喝了许多水依然狂渴
嘴唇上每一个细胞与神经末梢都极度需要喝水
自己快虚脱了
如果躺下去睡觉
肯定会长眠不起

午夜时分
决定去XS医院输液
那是一个乡镇小医院
但这次却把它看成救星

医院很安静
急诊挂号的小姑娘居然在我敲了许久才起床
当我坐在医生面前回答她的问题时
意识开始模糊
我分不清那一个戴了许多首饰的中年妇女医生
在现实还是在梦幻中与我对话
”我腹泻失去很多水份需要补充水份“
这是对她强调最多的一句话
”心跳超过100,血压160,需要马上输液“
这是她令我印象最深刻的话

照药方去取药
站在柜台前
药房里的小姑娘睡眼惺忪地在配药
我生命的时间已经等不起她慢慢吞吞
感觉那会是我人生的终点站
自己还有孝道没有尽
还有哺育的重任没有完成
想到如果死在此时
会是多么痛苦的事情

在休克的边缘坚持到护士把输液的针头插进我身体
那一时刻终于明白了那个离异女人悲情的故事
眼泪差一点儿从眼角淌出
煤气中毒前挣扎着裸体从浴缸里爬出来
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打开卫生间的门
尽管她外在的世界泛着光华
内心却如此凄惨

以正常滴速的3倍速率进行输液
从晚12点至凌晨4点半输了2000多毫升
相当于250毫升的大瓶输了8瓶
输完后我独自拔下针头
下床关灯悄然离去

补充了2000多毫升
缓解了缺水的症状
却依然口干舌燥
3天未见任何好转
问题似乎很严重

我google所有的可能
排除了其它疾病
在所有的静脉注射中唯有头胞没使用了

在凌晨5点把一切事情安排好
特别是下全了最近半月的省厅旅馆数据
我又独自回到市区

在人民医院挂了消化内科专家门诊
那是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年医生
对我症状的描述
他很敏锐地提出必须查血与粪便
而这是其它2个医院都没有做的事情

进医院前想到医生可能查粪便
想不脏手不脏容器外表采集水样腹泻的样本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于是我提前买了3个一次性杯子放在背包里备用
果然有了用武之地
在便池里依次排开
最后我衬着厚厚的餐巾纸把一次性杯子里黄色液体安全倒入采集容器内
暗自得意于自己的小聪明又一次派上了用场

等待检验结果的过程是漫长的
更多的是内心焦虑
想到给吴中的小妞打电话打发时间

拿到医生最终的药方
看到了预想的头孢字样
感觉那是希望的方向
药方相当简单
5%葡萄糖注射液(250mlX4+头孢匹胺钠4X0.5g
以此连注3天

走到输液室
偌大的输液室内人头攒动
当下流行H1N1
人流如此密集甚吓人
决心不坐这里挂水

当护士扎上针
我提了盐水瓶挎了大背包就出去
门口撞了另一护士
被她横眉冷对
口罩厉声问道“去哪里”
“卫生间”我微笑地回她

出门右拐出了急诊大楼
其实早想好了
找棵树在适当的位置折个树丫
把盐水瓶挂在树上
坐在树下的花台上挂水

习习秋风吹来
空气甚好
无H1N1感染
喝着粒粒橙
心情轻松许多
我预感峰回路转的时刻快到来了

在挂水结束离开的时候
出来把盐水瓶挂在树上的已有十余人
其中更多的是孩子家长

下午休息半天
晚上约一朋友在JY湖畔品茶
更有长裙美女古筝声不绝于耳
令我想起西湖的湖光山色
活着真的很好

使用头孢近48小时后
腹泻已止住
粪便基本成形
脱水症状不复存在
排尿正常肾功能恢复
饮食基本恢复正常

我又一次死里逃生

songsong am 7.2.11 16:20

Werbung


bisher 0 Kommentar(e)     TrackBack-URL


Verantwortlich für die Inhalte ist der Autor. Dein kostenloses Blog bei myblog.de! Datenschutzerklärung
Werb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