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memory

in memory
Nov 6th 2009, 10:59 PM

已经不可能再去驰骋了
也不可能再有如此热血沸腾的战斗了
一切只是回忆

那是两年前的事情了
大概是在9月16号
我发现D藏匿在W地区
他使用的是虚假身份信息
作为案件的主犯
他对整个案件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但他一直未到案
他逃脱了公安机关多次清查
既然发现了
我发誓一定要把他抓到

9月17日
决定行动
三个人抓三个人
这绝对是一场硬仗

那天晚饭后
随G与L
带了装备我们就出发了
除了约束装备
电脑肯定是不少的

第一场战斗是在X城展开的
嫌疑人是H籍男子Y       
H省警方抓他已经花了1年时间
下了高速很快就摸到了他落脚的地方
警车特意停在当地派出所XX警务室后面
警车出现在警务室后面外人看来很正常
只不过这比较冒险
外地牌照警车被当地警察发现
结果会很糗

我们需要进入的位置是一幢三层小楼
小楼前面是一排平房
黑夜里散发着阴森的恐怖
通过外面晒衣服用的衣架规模
我估计里面至少住了30个外地人
但无法确定Y住哪一层与哪一间
三个人在外面咬了好长一段时间耳朵
要猜测里面的情况
更重要判断老乡阻扰抓捕的风险有多高
最后灵感来了
结合案情提供的特征信息及现场的其它细节确定了Y的房间
可以搞突然袭击了
最终我准确地敲开了Y的门

Y在这里生活地非常滋润
我们进去时他正在网上跟女人视频
由于前期做了充分的分析
我三下五除二就拆穿了他的假身份
假名假姓能忽悠过其它人
Y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栽在我们手里
我迅速站到他床上
把他的衣服与一些东西塞到Y包里
他短期内是回不来了

黑乎乎的走道里
我在前面照明
他们两个架起Y迅速下楼
在车里先宣布对他进行刑事拘留
出于安全考虑
把他身上的一切物品都搜了出来单独保管
皮带鞋带全部抽掉
手掌背贴后背拷

很顺利地在别人地盘上把这个对象带上警车并成功撤退
连狗都不曾吠一声
我微微一笑

向领导汇报斩获第一名对象后
我们下一个目标是去B地区抓一个女犯罪嫌疑人X
她已经负案逃跑了10年之久
10年的时间令她从一个干枯的女人变得丰腴
采集的照片上清晰可见乳沟
由于B是某地最复杂的地区
我们花了近90分钟才摸到她的落脚地

小L留在车内负责看押刚抓捕的对象Y
Y的姿势很特别
其双手从双腿下穿过
再旋转手铐拷住其双手
在狭小的空间里保持弓背的姿势令其无法对L发动袭击
更不要说打开车门脱逃

围绕那楼转了半天
居然找不到门
难道是鬼宅
找到附近一个出来小便的外地人
在他的指点下才找到隐藏在砖墙后的门

我敲开X的门
门后一张脸就是我们要抓的X
尽管开门的瞬间如《聊斋》里一样吓人
但除了兴奋还是兴奋
只要人在就好办了

在我盘问X的时候
G让我到房间里看
我当时傻眼了
床上有2个小孩在酣睡
大的有10岁
小的只有2岁左右
与女的做了一番较量
她以为时间过去很久
已经无法考证
最后我一句人性的话
使其沉默不语

在确认X的案情与犯罪事实后
考虑两个小孩要由X照顾
对X不适宜采取强制措施
我们又无权变更
后来把情况报领导
决定把X交给当地派出所处理
至少他们能慢慢等到X的男人从A市回来

由于时间安排的问题
当晚已经来不及去抓D
完整的抓捕计划被打乱了
临时决定更改计划
马上脱手Y
连夜投宿W地区

我们三个带着Y赶到X收费站
等待自己的弟兄赶来交接
一切搞完已是深夜11点多
轻车杀向S镇
吃过夜宵已是凌晨2点
好不容易找了一个藏警车的地方
那地方令人很满意
只能影影绰绰看出是警车
要看清是本地警车还是外地警车需要饶进去看
非常猥琐

随便找了一个小旅馆住下
“这是D逃亡的最后一夜,明天他就要归案了”
对着窗外的夜空我这样感慨
睡前从包里掏出材料
再次熟悉了一下D的情况

第二天早上7点30分
我们冒着雨出发了
在去目的之前
还去另外一个单位踩了点
为10月份抓另外一个对象做好了准备

我们很快就杀到XX工业园
根据前面掌握的情况
D就在一港资企业里任职
我站在X公司XX经理面前
这是一个反应有些迟钝的香港人
我让其呼D到XX部门来一下
但手机呼三次无人接
预感不好
难道行动被发觉了
我立刻让小L去公司后门
告诉小G死盯前门
与公司副总快速沟通后
摊牌D是一名公安机关通缉的对象
看我如此坚决的语气
这个香港人闻之立刻色变
他比较有想象力
立刻把D与故意杀人这样的对象联系起来
他开始紧张地通知公司保安全力配合我们

保安跑步在前面把宿舍门逐一打开
我进去快速搜索
但宿舍与男女卫生间全部搜过后
依然没有结果
我意识到D可能已经越墙逃跑了

沿最有可能翻西侧围墙
我走了40米
寻求他越墙而过的痕迹

在中段一处墙壁上
看到了新鲜的脚印
用手指一抹
脚印附着的泥里有干草与金属的碎卷屑
我立刻明白了
也冲上了墙头
站在墙头心里凉了半截

墙壁那头是一个臭水浜
乱草有半人高
不远处是农田与无人居住的破屋
站在墙头
不断安慰自己一定要冷静
不要盲目跳下去
我仔细看了草的倒伏方向
确认他已经越墙逃跑
还有可能受了伤

在墙头我用电话联系小L与小G
告诉他们到警车处集合
想到我们三个对D当前的容貌没有绝对把握
我又拉了公司里的一名保安与经理上车
5人呼啸般冲出了XX公司
此时
距离D逃跑有15分钟了

15分钟连续奔跑可以跑2公里以上
如果坐车可以跑出去5公里以上
在人生地不熟的第三地
就靠我们这几个人
能否再把他抓到
我已没有把握
内心一下仿佛抽空了一样
眼睛象雷达一样搜索路面刷刷过去的行人
大脑里痛苦地回忆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来到D住的地方
我欣喜地看到门前水泥地上没有脚印痕迹
他从水塘里爬上来走了那么多泥泞的路
在如此光鲜的水泥地上如果进去不可能没有脚印
一口断定D肯定在外
由于在车间里曾经看见D脱下的外套
只见钱包未见手机
居然忘拿钱包
仓皇程度可见一斑
身上的钱肯定不够其作长距离逃跑
公司东面是复杂的水浜
逃跑的可能性不大
唯有西面!

于是我决定L与G开警车带经理走大路向西追捕
我与那名保安走小路逆向搜
两档人注意发现裤子上有大量泥印穿深蓝色厂服的男子
如有情况速度联系
我沿着小路深一脚浅一脚走
路上没有足够明显的痕迹
除去焦虑还是焦虑
心情是复杂的
小路尽头是一片完整的农田
我确信D一定在大路上
当我准备回大路时
小G呼我
告诉我D已经被他们在路边抓获

10分钟后
我来到警车面前
打开车门
呼啦一下揪住D的衣领
把他拉下了车
他们以为我要动手打他
D也很紧张
不敢看我
我把D按在警车后备箱上
仔细观察他身上的泥印
他整条裤子都湿透了
有很多水草附着在上面
还有一些泥土与砖红色
一对照片
眉形与鼻梁完全同一
就是他本人了
再深入讯问案情
D供认不讳

发生的一切
虽然这场景出现在他脑海中数次
但真的发生了
发生地如此突然
人彻底崩溃了
我又把他塞进汽车
陪同而来的两名公司人员下车后
我对他们表示最诚挚的感谢

后来才知道
G在车里发现一男子蹲在路边似乎在等黑摩
看见警车过来掉头撒腿就跑
G与L下车
飞快地追过去
一下就把他扑倒

从发案至被抓获
D已经潜逃了4年
最终他在我们这里落网

songsong am 7.2.11 16:09

Werbung


bisher 0 Kommentar(e)     TrackBack-URL


Verantwortlich für die Inhalte ist der Autor. Dein kostenloses Blog bei myblog.de! Datenschutzerklärung
Werb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