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28

2010-04-28
Apr 28th 2010, 06:40 PM

晚上与儿子一起做作业
关于九的分程
九个不同特征的苹果
花了好长时间才明白图例的含义
成人与孩子的思维果然不同
另,今日通过情报抓获3名对象

Werbung


Drugs

Drugs
Apr 27th 2010, 07:46 PM

4公斤X
制贩毒集团核心人物今日到案

Fight

Fight
Apr 26th 2010, 06:57 PM

我们苦苦等待1个月
别人眼里不可能走通的道路
被我们走通
在全国层面取得更大的成绩
来回报北京这一份信任与支持

About more

About more
Apr 20th 2010, 01:36 PM

近日抓获对象甚多
包含J市及X省区都有斩获
儿子越来越让人爱怜

Found out murderers

Found out murderers
Apr 13th 2010, 12:21 PM

2010年4月13日
阴转多云
以情报协作方式
指引X省区B刑警支队2天内抓获故意杀人在逃对象3名
负案在逃时间分别为16年、10年、9年
另以指令形式指令本地单位抓获故意伤害致死对象1名
2天缉获4名历年外省命案对象
略记之

3.29系列案件未知几时可突破
费神

Depressed day

Depressed day
Mar 31st 2010, 02:45 PM

今日与D交流业务
问到分值的计算标准究竟来自哪里
D无言

Pocket PC已不能满足儿子玩弄的欲望
看来需要给他更高级的玩具

外婆已89岁
不知能否活到100岁

Good job (2)

Good job (2)
Mar 29th 2010, 02:02 PM

与C接触了多次
一直只听我介绍
未见实际行动
其甚有疑惑
是否自己真有传说中的那么神

24日下午去J市Y所取东西
顺道C提及抓人之事
勉为其难地答应去Q一次

Q地方不熟
我不保证能抓到但我会尽力
出发前保守地跟C说

此前Q镇从来没有去过
需要不暴露身份与目的
在不惊动当地公安机关的前提下
在数百人的工地上找到藏匿的一人
难度不小

当日北风凛冽
吹得人睁不开眼
来到工地
很轻松找到包工头
一阵寒暄
拐弯一打听竟然与要抓的人是老乡
保不定还认识
暗自叫苦
身份与意图皆不可暴露

包工头询问我们是哪里的
把同行的C问傻了
我冷冷答道镇上的
装出一股傲慢神态
此回答甚圆滑
只说镇上的
没说哪个镇
进则可以掩护身份
退则可以亮明身份
小包工头吃不透我们的身份
也不方便多问
就这样顺利进入现场

我们准确把握小包工头的心态
直接告知他我们不跟他的老板联系了
让他拿花名册给我们查看
我们要找个工人
在办公室内把名单从头至尾翻了五六次
未发现L的踪迹
难道情报分析错误的
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原定的计划是走不通了
走第二方案
由于L有一个非常明显的面部特征
就在厨房边上的水笼头前蹲坑

选水笼头有三点理由
第一工地下工总要把脸与手洗干净
第二吃完饭后总要洗碗
第三饭后多有人过来洗衣服

果然不费劲就把有类似特征一个中年男子蹲到了
当时其正打水洗脸
喊住他的时候
他的动作马上变得不自然了
躲躲闪闪地进厨房

为避免其持菜刀抗拒抓捕
三人成形迅速逼其进入一小屋
揭穿其虚假身份
很轻松地将其拿下
让L穿了外套随我们走

上车后
我摇下车窗要求包工头要端正态度
要对员工及宿舍管理混乱及工程进度缓慢影响镇区工作等问题作出解释
其点头哈腰请求我们不要告诉大工头
我瞥了后座上的L一眼
随口说了一句
这个人我们带过去问些事情
小工头满脸堆笑让我们随意

在如此复杂的地方把人带出来
自始至终没有暴露是公安机关在执行任务

撤出现场的时候
惊讶地发现Q镇派出所就在工地隔壁
这幽默有些冷了
Q镇的兄弟们养了这对象半年
勉为其难代他们消除治安隐患

出发到回去正好1小时
C听闻整个过程叹服不已

Good job

Good job
Mar 29th 2010, 01:03 PM

21日上午
天气良好温度适宜
携装备驱车90公里来到T市
下高速20分钟后进入M地区
确切地说M属于城乡结合部
相当复杂混乱

经过1小时反复寻找
终在一条古色古香的小巷口
找到了锈迹斑斑的蓝色路牌
看到那两个白色的小弄名称
满心欢喜地感叹
终于到了

进入小弄堂
路过数家私人纺纱小作坊
最终我们的脚步停留在靠河的一幢矮平房前
这是情报作业后显示H在T市的落脚点
由于是白天
嫌疑人H在落脚处出现的机率很小
但不排除随时抓捕的可能

周围拆迁的房子有许多
决定冒充当地拆迁办工作人员进现场侦察

院内晒着许多被子
错落有致同时利于穿插其中秘密观察各出租房内情况
H最终的范围缩小到中间一户
紧锁的房门显示H外出了
注意到门前两件物品
一是矮凳上晒着一双红色运动鞋
鞋的颜色与款式符合H当前年龄
二是晾晒的衣服中有些是小孩衣服
以目测判断尺寸在120~130之间
反推穿此衣服孩子的父母也接近H实际年龄

假意与周围街坊聊天谈及拆迁事宜
顺带排摸附近其它几户人员基本情况
此方法非常顺利
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胜券基本在握
回到车内
三人商量晚上再动手最为合适

在T市内草草吃过午饭
下午3点整走高速来到J市
目标是抓捕另一名在逃人员Z

由于前期围绕Z开展了大量情报作业
因此相关情况掌握较为清晰
很顺利地在田间一露天粪坑前将其缉捕到案

起初Z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份
试图蒙混过关
但这徒劳的
考虑人性化执法未采取强制措施
后来的事实证明没有上手铐是正确的

在我们正准备撤离时
Z的妻子突然出现
其穿了棉毛衫与棉毛裤
不顾形象地出现在大马路上
拦住了警车的去路
阻止我们带走她的丈夫
围观地人群越聚越多
这令我们非常头疼
强行发动警车拖带后容易出现意外
因此唯有循循善诱予以劝离
这是最为焦虑地过程

Z不断流泪告诉我们
他的妻子有心脏病
该女子当时神智多有不清语焉不详
随时有晕厥的可能
最后我把手里的手拷塞进包内并掏出一包干净地面纸递给Z的细节感动了这个村妇
将相关内容告知这个村妇后
我们得以顺利地撤除现场
细想这一过程
多有不足之处
有些原则性问题确实不能违背

上高速前出于安全考虑给Z戴了手拷
我的手将他的双手轻按在他膝盖上
Z不断念叨自己的妻子
眼泪从J市一直流到SYZ收费站
滴落在我手上
淌在冰冷的手拷上
法律的冷酷无情再一次体现

家里的B对于我们能迅速一名历年外省对象感到欣慰
并为我们再接再厉继续工作的斗志感到意外

傍晚前我们回到J市
继续摸排第三名在逃人员线索
得到线索中断的确认后暂停工作
吃过晚饭已是21点
三人一致决定22点回T市趁夜色缉捕H

22点10分
我们再一次出现在H落脚的小屋后
警车熄火后我独自下车
来到小屋前
隔着窗帘看着房间内有电视的暗光
悄然退出

在车上合计了方案
安排三人分工后
我再一次敲开了H门
开门的是一女子
看样子应是H妻子

进房间后一眼发觉小床上躺了一个男子及一幼儿
男子用被子遮了半脸
看似睡着
与H妻子说话的时候
用余光瞥了该男子
发现其并没有真正入睡
而是不停地透过手指缝打量我们

事前在情报层面作了大量工作
无论是假名字假身份都无法蒙蔽我们
不费太大劲就基本认定床上男子即为H
不动声色
轻声呼唤其起床穿衣
H假意嘟囔着问我们啥事情
我们以不吵醒孩子为由
劝说其到屋外讲

来到屋外
很直接向其表明了真实来意
H并没有明确肯定也未有否定
而是回屋做了一个正常人无法做的举动
这个细节暴露其矛盾局促的心态
带H上车
我们在其妻子的疑惑中发动了警车

在车上
我们就其真实身份与H展开了心理较量
H起初自称为孤儿继而说刚来江苏
总之他所言的内容是无法马上查证的
我们笑笑

并不急与跟他谈案情
从其家庭与妻儿谈起
越往下说越令H心碎
他不断地颤抖
时机成熟
我适时递上电话
让他跟自己的妻子就隐瞒自己的罪行向她道歉
同时把家里的事情交代好
在迟疑片刻后他拨通了电话
虽听不明白方言
但基本能听清楚大意为照顾好孩子、如她要改嫁他不勉强等等离别之语

深夜时分
在空无一人的高速公路服务区
带他上卫生间
我们站在H身后
在他解手转身束皮带的时候
我们凝重的眼神让他故作轻松的微笑瞬间凝固

此时此刻他仍没有交代案情与身份
虽然我们已能明确他的身份

以帮他解决问题的角色援助他
告知其在法律上抢劫与抢夺、持械及未持械的区别等等
一点点进行突破
在SYZ出CS后
H基本供述了具体案情
这与通缉单位提供的案情基本吻合

回D所把后续工作做完再连夜羁押
时间已显不足
经人协商打算借用N所办公室把后续工作做完
场地借用酬劳是一个外省历年命案对象

来到N所
我特意让车停在门口
大灯照出悬挂的XX派出所牌匾
白蓝相间的墙色格外刺目
我拍了拍的H肩膀告诉他
刚才在车上所说的一切都是随口聊聊
进了公安机关的大门不能乱说
乱说的法律责任自己承担
此话给他制造了无比巨大的精神压力
他点头沉默不语
“你的名字”我最后一次问他
他终于说出了那三个字
走完这个象征性的形式过程
我们如释重负

H是一跨省作案抢劫团伙主要成员
该团伙多人多次结伙作案
尾随银行取款人抢劫
既遂案件涉案金额巨大并有持捆绑被害人及持械威胁等从重情节
首犯为一故意杀人刑释人员

H的堕落源于赌博
在案发后第三年春天
在XX地区安逸地藏匿2年多
他终于落网
根据案情来预估H刑期在10年以上

12小时内在竞争对手地盘抓获2名历年外省对象
当日已无遗憾

suffer failure

suffer failure
Mar 7th 2010, 11:14 AM

我们是坚强的
意志不可动摇
这一点必须承认

昨日上午雨雪交加
HN高速公路上异常危险
按照事前的计划
与C及G进入K市缉捕Z

Z已被Z省公安机关通缉十三年
久抓而不获
怀疑其已取得合法身份
如何在异地用最短的时间找到他
同时迅速确认其原有身份
对我们三个来讲
存在相当难度
毕竟逃了十三年
第一代身份证拍摄时间距今20余年
容貌相去很大

通过情报分析并在卫星图上作业
我们迅速圈定Z活动范围
警车停在不起眼的地方
踩着雨水
我们鱼贯进入F装饰城

经过一番寻找
我们把目光停留在X座X号
与前期掌握的情况一致
这是一家经营XX的专卖店
前台有个近20岁的小伙在电脑前上网
从外面看不出店内是否有其它人

我决定与G进入
C很自然地停留在铺面前的过道
以求封锁出口

店内一个隔墙后面
二女一男在吃中饭
看样子已差不多快吃完了
由于立案单位只能提供一张20多年前的身份证照
并因复印后扫描而显得非常不清楚
基于此条件对其中一男子实施秘密辨认已失去意义

按照预案支开周围无关人员
整个过程
G与我的注意力始终没有离开过这名男子
该男子还在吃蛋羹
神态轻松丝毫没有戒备心
把这名男子客气地招呼到一边
问了一些与命案无关的问题
其中穿插了两个我们最关心的问题
在其轻松地回答后
我们对整个情况已有近九十分把握
能基本确认眼前该男子就是在逃13年的犯罪嫌疑人
这时我们锋芒毕露地直接询问该男子姓名
并检查其递交的身份证
证件是真实合法的
眼神证明眼前的男子在伪装

我与G开始密切注意他的行为
一步步把他逼到转角
单刀直入
果断地向他发问13年前的案情
他的表情与神态开始显得复杂
回答问题不利索
看起来与刚才截然是2个人

13年的藏匿
给他带来太多安逸舒适
他感觉自己就是冒充的XXX
对于我们突然的出现
丝毫没有思想准备
但对于13年前的案情
他难以忘记
仍能回忆起当时细节

在这个还有些料峭寒意的春天
我们把他带上了警车
对他宣布刑事拘留

我向家里的L汇报情况
并请求其马上安排力量
约定30分钟后在苏虞张收费站处交接

临近中午1点
我们把Z交给了S与X
由其带回完成逃犯的临时羁押工作

G在走访Z活动区域的过程中
一脚踩在路边的雨水坑里
鞋与袜子都湿了
在完成对Z的交接工作后
我们来到BQ
买了一双新鞋与袜子
赶紧让他换上
天寒地冻
把湿鞋换掉
这是对自家兄弟的关心与爱护

回到K市已是下午2点
转了许多地方
找不到合适吃饭的地方
最终勉强在CJ路上找了家潮州菜馆
吃完并商量完下一阶段计划后已是下午3点

在随后的4小时内
我们对剩余的情报线索进行了实地走访
结果均不尽如人意

傍晚7点多
我们来到了K市的N小区
目标是在此区域抓捕一名在逃6年的故意杀人对象W
案情描述非常简单
但字里行间显现着W的凶残与暴戾

N小区内有一个以民间菜场为基础的蓬户区
低矮昏暗的平房被羊肠小道分隔成数不清的区域
嘈杂混乱缺乏有效管控的地方非常适合重大逃犯藏匿

经过秘密走访
最终确定一个美容美发店是目标
滑开脏兮兮的移门
角落里的沙发床上躺着一个枯萎的中年女人
脸被遮住了一半
由此看得不清楚
初问这名女子的名字
其回答与我们掌握的情况相吻合
一切令我无比亢奋
看来踩点踩正确了
三隔板后有翻动物品的声音
我探头一看
里面有一个男子
走出才看出大概的容貌

C与G这时进来了
该男子手里端着盆
看样子是想去外面洗澡
我们拉住了他

女人在盘查过程中显得极不自然
在报出某名字后几易其名字
眼神中的闪烁其辞令人怀疑
男子放下手里的盆急欲出门
被我们阻止后而变得焦躁不安
C与G背对这男子
正围绕着女人盘查其证件
我注意到男人双手插在裤袋内
他紧张
我比他更紧张
目光始终注意他的双手
随时准备夺取其拔出刺向C与G的凶器

随后发生的一切
令我们度过了从人间到炼狱的经历
惨不忍睹

现在才明白
异地抓捕此类重大暴力犯罪对象
3个人的力量过于薄弱
从某种意义上讲
此次K市行动不算成功

初步预定
3月13日在S市开展行动
随我而行动的将不再是C与G

Fight with iron will

Fight with iron will
Mar 3rd 2010, 05:19 PM

今日X大雨
高速公路上水气甚大
能见度很低
携带数条线索及法律手续
与C及G开警车杀K市
目标很明确
抓捕多名外省公安机关通缉的负案在逃人员
长期以来
K市公安机关尚未掌握这些人员的情况
因此决定代为清理门户
主观为自己
客观为K市消除隐患

到达K市城区
开始寻找第一个对象落脚点
具体地点早已经烂熟于心
通过外围侦查
以经验判断
白天不适合进一步突出
前后转了一圈
决意撤出
打算回去后进行线索移交
由K市进行经营

下午3点30分
按计划开始对第二名对象D进行抓捕
D是X省重大盗窃案团伙案最后一个在逃对象
4名同案均已被判决后投监服刑
在D的活动范围内
G发现一名身高及体型均符合的男子
我悄然走近一看
虽然外形略微有些变化
但绝对是D本人

内心暗道
G今天运气真不错
可以去买彩票了

逃了这么多年
自然练就了逃避公安机关盘查的能力
面对他诓骗过多地公安机关的伎俩
我没吭声
一直装傻认可
戳穿他的谎言容易
但可能导致正面冲突
最终引来意想不到的情况
决定智取为上

以XX理由
这种理由其实可以找出100条
C与G配合着把他哄上警车
当然整个过程外松内紧
使他看起来我们非常之温柔客气
但我手插口袋里
里面装着家伙
随时准备把他扑倒在路边的雨水塘里

不涉及案情与其它
开始陪他谈心聊家常
气氛应该是营造出来的轻松
有意无意朝他真实身份的话题上蹭靠
静观其反应
2分钟后他说话变得不利索
再过2分钟他开始叹气加沉默
说了一些不是正常人在正常情况下该说的话
时机成熟
单刀直入谈正题
关键时刻只要一句话即可解决全部问题

当年嘈杂的抓捕现场
抓捕的口令及反抗的嚎叫
刺眼的手电光乱闪
D一口气狂奔数里地
心惊胆战地脱逃
4年后他以如此平静地方式落网

按原定计划
得手后家里兄弟开车过来接人
我们仨继续潜伏在K市战斗
但家里发生了紧急事件
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接济
计划泡汤
带着遗憾与饥肠辘辘的感觉返程
其实我中饭还没来得及吃

看得出
一开始就跌入了我们的思维陷阱
他抱有些许后悔
晚上带他去看守所路上
D终于忍不住问我们
为何他去了许多地方从来没有被查穿
在K市两年没有任何身份登记
K市的公安机关没有发现他
最后却被毫不相关的异地公安机关抓了
背后的真相永远不可能告诉他
“不是一个爹妈生的”
我淡淡地回他

经与L沟通
L答应提供支持
我已经决定星期六再去K市

今天受领上级的上级的上级下达的另一项任务
任务规格及级别相当高
这是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
keep it up and do it well

今天已是新年后的20多天
我还没有在家睡过
儿子前天晚饭小鸟伊人地跟我说
爸爸你已经许多个晚上没有陪我了
“让我如何面对你的眼神”

To Tiffany,a stranger

To Tiffany,a stranger
Feb 22nd 2010, 09:20 AM

thank for you listened to my stories with great pains and much patience,and should I then presume,please tell me how to contact you,give me your private mailbox or icq num if you have,QQ num might as well

Chinese New Year

Chinese New Year
Feb 13th 2010, 07:30 PM

昨天中午起来
收拾了东西
带了一台电脑步行回家
下午带儿子去街上买了他的许多东西
小家伙很开心
 
这个年过了之后
将要面对许多预想不到的事情
有2个问题仍然很关键
通过情报破多少刑事案件
通过数据抓多少刑事嫌疑对象
 
下着雪
外面银装素裹
下午过去开始战斗

night reading

night reading
Feb 13th 2010, 07:20 PM

在高中时代
曾经热衷于读书
印象中最为深刻的是中国大百科全书
在那个时代
这册书74卷给了我巨大的诱惑
 
14年后的一个晚上
拆开包裹
他们再一次出现在我面前
翻开之后
殷红的书名赫然在书的菲页
依旧是那股油墨味道
阔别了整整14年
 
如果说有什么差别
书中记载的知识
按照现在的眼光来看
已几近老去或报废
 
换了地方
能有夜读的环境
已别无苛求

Very Exciting!

Very Exciting! Feb 12th 2010, 03:14 PM 在相识的17年后 第一次见到她姐姐 竟然是尤物 一个没有痣 一个净是雀斑 这是老太当年没有跟我们提及的事情 苍天太不公平了

Project

Project
Jan 31st 2010, 12:06 PM

终于知道朱由校为何这么热衷于做木工了
咳,这里面也有成就感

what's my purpose

what's my purpose
Jan 17th 2010, 10:57 AM

一年的监控结果
不如半个月50%工作水平
路在何方

handsome boy,that what they say about me

handsome boy,that what they say about me
Jan 12th 2010, 12:46 PM

从舟山到北仑
最便利的交通工具
想必应是轮船
风雨与雪花飘零
站在渡轮甲板上
为儿子今年夏天策划一场短途旅行

从上海虹桥坐飞机至普陀机场
拜完菩萨
坐快艇在半升洞上岸
投宿怡东凯丽
第二天在舟山鸭蛋山坐船至宁波北仑
回程为宁波到上海铁路

儿子越来越懂事
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
如此这般
多种交通工具都齐全了

“学校里三个女孩子说我帅”
儿子第一次告诉我
关于异性对他的评价
我反问他
你更喜欢哪个女孩子
他说都喜欢

Optiplex 380
今天测试正常
性能异常优异
超过之前330及360系列

World of Warcraft
一个人温习了旧世界副本
2005年的种种场景随背景音乐不断浮现
个中感受莫以言表

To go on pilgrimage

To go on pilgrimage
Jan 10th 2010, 10:33 AM

大风大浪
海上下着大雨
我坐快艇登上普陀
外套与抓绒帽已经湿透
恶劣的天气
考验我的决心与意志
一切都是去向菩萨请求自己的心愿

脚踩莲花
步步清风

买了金香
拜八尊菩萨
每尊敬九柱香
前后只用寥寥数十分钟
普济寺没有留给我太多印象
甚至走出寺庙忘却了它样子

不求财富
一求父母平安健康
二求自己智慧长在
三求菩萨与法律正义始终伴随我

香火钱没有留在功德箱内
不知道这钱最后落到谁手上
而留给同行的女导游
她惊讶我给的太多
佛度有缘人
随口这句话把她逗笑了

一年后
我一定来还愿

It is all in fate,you and me

It is all in fate,you and me
Jan 9th 2010, 01:52 PM

带着最虔诚的心来到普陀
为的是12年前的致歉

明晚就能住在海边
聆听大海的声音
完成我不朽的作品
何等快意

不同于翱翔
依然海天一线
直抒胸意

今天发消息告诉她
有缘无份
过去的有些事情
想来很心痛

Your HX

Your HX
Jan 8th 2010, 11:51 AM

西湖畔
静谧的夜晚
依然料峭

杭州
这个一度陌生的城市
给了我这个异乡的游客
截然不同的体验

关于一个女人
在2009年
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1米68的身材
75C,小么?
我微微一笑


Verantwortlich für die Inhalte ist der Autor. Dein kostenloses Blog bei myblog.de! Datenschutzerklärung
Werbung